目前日期文章:200806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時鐘總是不停地在運轉,努力讓每個今天都有最佳收穫。

想要體會「一年」有多少價值 你可以去問一個失敗重修的學生。

想要體會「一月」有多少價值,你可以去問一個不幸早產的母親。

想要體會「一週」有多少價值,你可以去問一個定期週刊的編輯。

想要體會「一小時」有多少價值,你可以去問一對等待相聚的戀人。

想要體會「一分鐘」有多少價值,你可以去問一個錯過火車的旅人。

想要體會「一秒鐘」有多少價值,你可以去問一個死裡逃生的幸運兒。

想要體會「一毫秒」有多少價值,你可以去問一個錯失金牌的運動員。

請珍視你所擁有的美好時光,特別是你可以和一些值得付出的人來分享這些時光。別忘了!時間不等人。昨天已成為歷史,明天則遙不可知,而今天是一個禮物,所以英文把現在稱為Present(禮物),請珍惜這份禮物。

Ng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8:28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、叫愛 神的人得益處、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。
8:35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.難道是患難麼、是困苦麼、是逼迫麼、是饑餓麼、是赤身露體麼、是危險麼、是刀劍麼。

Ng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經歷使我成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王祖藍

我今年廿七歲,高五呎四吋,個子小,聲音大。香港電視觀眾對我的印象較深刻,因為我主持兒童節目,也唱歌,近年還拍劇集。

從小我不擅長運動,但唱歌、辯論、演戲,凡是用口的,樣樣都喜愛。所以,雖然並不高大威猛,風頭倒也不弱。老師曾在我的成績單上批:「很有領袖才能,但宜謙卑。」意即我有點驕傲。其實這只是自卑感作祟,因我自忖身材不高,有補償心理,總想在別的事上與人較高下。

我家並不富有,不過父母對我們兒女關懷備至。他們都覺得我聽話,學業和比賽成績都好,且能言善道,做人也好像頗負責任。他們不覺得我有毛病,因為他們看不見我的內心世界。

荳芽夢

我為人感性、早熟,小小年紀,便對愛情有所憧憬——可能因愛看電影和愛聽流行曲的緣故,滿腦子都是浪漫的愛情故事。荳芽夢始自十二、三歲,便與女孩子拍拖,而她們也覺得我老實可靠

十六、七歲時,我與合唱團一位團友正式交往,她年齡比我小。我們交往了一兩年。但那時根本不知道甚麼是愛,只覺得很喜歡和她在一起,希望她一生一世只愛我個人 —— 即或將來我對她不好,或另有女友,她都要情比金堅,永遠愛我。當然,這是極自私的想法。結果就是分手,因為她不能忍受我。失去了才懂珍惜,才想到對方其實是個很好的女孩,而且對我很好,可惜已無法挽回。

轉捩點

一九九八年,我十七歲,中學畢業,考進演藝學院。與女友分手後,才開始認真尋求上帝。兒時也去過教會,但不穩定;稍長,要兼職,就不去聚會了。一天在回家路上,車子正停在九龍城浸信會門前,我不由自主地走進去;看見一位女傳道,面貌慈祥,正唱著我小學時唱過的詩歌。當時的感覺彷彿回到了小學時代。那位女傳道,就像我小學一年級時的女校長。校長很疼我,上音樂課時,常特地過來聽我唱歌,她也教聖經。想起以前的女校長,頓時重拾兒時那種純潔的感覺,反省現在的自己是多麼的污穢。其實,我很渴望單純,可惜由於受環境的污染和內心的私慾交迫,漸漸失去純真。散會後,我立刻趨前,請女傳道介紹我一個適合的團契。之後參加團契,導師林文福講「愛情的等候」,正適合我,便留了下來。

不少人說,演藝學院是基督徒的墳墓。因為讀藝術很容易受存在主義、後現代主義、思想的開放、藝術的沉醉所影響,會容易離開上帝。感謝上帝保守,為我安排一群愛主的基督徒彼此守望相助,互相勉勵提醒,使我在演藝學院五年,靈命漸漸扎根。記得當時特別求上帝改變我那張永不饒人的嘴巴。過去我總喜歡挖苦、譏諷、爭辯,漸漸學會用口祝福、與人分享。現在弟兄姊妹都願意找我談話,和我分享。

當時我所參加的團契有各階層人士:窮的、富的、家庭破碎的、精神有問題的... ...聽他們分享,覺得自己很幸福。但不知如何幫助他們,因不了解他們。於是禱告上帝,說:「上帝呀,如果真要用我,請考驗我吧。我沒有甚麼經歷,不懂得怎樣幫助他們。」

失敗後學習

禱告以後,隔了幾天,收到以前女友給我的一封電郵,叫我別再找她,說我找她一次,她就傷心一次;又說,我根本不懂她。事緣我去教會以後,仍與她聯絡,常對她說:「我很愛妳,現正在教會學習何謂愛。」卻不知道二人都變了,跟以前不同了。

我留意她寫電郵的時間,正是我禱告上帝的那晚,於是覺得,這是上帝給我的答覆和考驗,心裡釋放,並感謝天父讓我知道,一個人犯了錯,後果須自己承當。我也感謝上帝,當時我還年輕,尚不至悔之已晚。我明白,那次我很傷害對方,也很傷害自己。之後更知自己有很多軟弱,不禁暗問:為甚麼男人會這樣?為甚麼一個年輕的男孩子可以這樣?

從前,我看不見自己的黑暗面,總以為能用驕傲掩蓋自卑。感謝上帝,讓我在演藝學院讀戲劇時,看到很多人性的軟弱。反觀自己,心裡有驕傲、自私、敗壞、情慾、操控... ...,我承認,我本來就是這樣醜陋。感謝主耶穌赦免我,拯救我,給我機會從頭開始,在主裡學習

從那次戀愛失敗至今,我在感情上時有起伏。但在主耶穌裡我學會怎樣保護對方,同時也了解自己是否真愛對方。現在縱使很喜歡一個女孩,也須在上帝面前等候,因和她在一起並不一定對她有利。我應該學習為她的利益著想。例如:現在表達,談戀愛,是否適合呢?以前我不懂想這些,聖經卻說得很清楚:「愛是恆久忍耐,又有恩;愛是不嫉妒;不自誇,不張狂,不作害羞的事,不求自己的益處... ...。」(哥林多前書十三48)我得好好消化,並且實踐。

更大考驗

誰料更大考驗還在後頭。一九九九年十二月,演藝學院有個藝術交流,我們去廣州演出。出發前一,爸爸不在家。我問媽,她說爸去潛水了。爸爸和我興趣不同,他是個運動健兒,喜歡騎馬、駕摩托車、滑浪風帆、潛水、打壁球等。所以我沒懷疑,並如期出發。

一星期後,回到家裡,見爸媽弟妹四人都在,很是快樂,便口若懸河地告訴他們廣州之行的所見所聞。卻見他們個個木無表情,不覺心裡納悶。後來爸支開弟妹,告訴我,他患了癌症。真是晴天霹靂!

原來,我去廣州前那一個多星期,爸進了醫院,切除腸腫瘤,接著又做化療等。媽不想影響我去廣州的演出,沒告訴任何人,連一個親戚也不通知,因我是家中長子,怕他們會告訴我。直等到我走後,媽才將爸患癌的事告訴親朋。原來爸媽在十一月底已知道這個消息,媽忍著近一個月不告訴人,心裡多苦!我回家後,電話響個不停,很多親戚打電話來,都談及爸患病的事。想到爸媽忍了一個多月,而我竟一無所知,不禁泣不成聲。

林傳道知道後,和我禱告。當時家中只有我和妹妹是基督徒。教會弟兄姊妹都很關心,介紹醫生,送藥物,送補品,常常家訪、分享。幸好在前幾年我的靈命在基督裡扎了根,知道這是屬靈的爭戰,於是提醒自己,無論遭遇甚麼事,都依靠上帝,這樣心裡漸漸寧靜。

過了一年多,爸爸掃瞄後得知一切平安;雖仍不信耶穌,也很接納弟兄姊妹的關懷,聽他們分享信仰經歷。後來醫生說,爸可以接受大腸接駁手術。爸爸很開心,以為可像從前一樣,不必整天掛著個袋子,甚或能再去潛水、打球... ...。我們一家都很高興。手術前一天,大家還在一起開玩笑。怎料次日開刀,打開肚子,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。頓時全家陷入愁雲慘霧,仿似從天堂被打落地獄。對爸爸來說,更是很大打擊。對我也是重創。因我期望上帝憐憫醫治爸爸,卻不理,實在太叫人失望了!

發脾氣

回想過去一年多,我常陪著爸爸進出醫院,很熱切地向周圍的人傳福音。那時好像很有信心,又覺得上帝與爸爸同在。但這天晚上,我竟忍不住向上帝發脾氣說:「我很不願意再向禱告!我不願意向禱告了... ...理性上我知道一定會賜福給我,但感情上我無法接受。如果在,請告訴我!」那天晚上,我不停問上帝:「在哪裡?」

那夜,睡在爸鄰床的,是個十七歲的少年。他腸內生了二百多粒息肉。已凌晨兩點多鐘了,他還翻來覆去,無法安寢,好像很痛苦的樣子。以往我看見這種情況,一定會過去為他禱告。但那晚,我對上帝發脾氣,至深夜也不願意禱告;只說:「上帝呀,如果要我過去,告訴我吧!」

當時,弟弟在爸和少年人中間的硬椅上睡覺,很不舒服,就醒來。我叫他過來睡在我坐的軟椅上,我便坐到那少年人旁邊。他仍翻來覆去無法入睡。我問他:「你怎樣了?」他告訴我,手上種了一粒用來注射藥物的,那扯著他,痛死了,睡不著,明晨七時又要做手術。我終於忍不住對他說:「我是基督徒,為你祈禱好嗎?」他說:「好吧。」於是我為他祈禱,求上帝減輕他的痛楚,讓他安睡,明天手術順利... ...

上帝仍在

當時我的禱告其實沒有多大信心。禱告完了,那少年把手在我眼前張張合合,告訴我說:「我現在一點也不痛了!」真神奇!我立刻對他說:「那麼你睡吧,這是上帝的工作。」之後,他睡得很甜。我走到一旁禱告,不禁哭了出來。我說:「上帝呀,我至今才明白,雖在生死的問題上沒答應我;在爸爸生病這件事上,沒答應我;但在這少年人身上,回答了我:『我在這裡!我一直都在!』」這回答我一連聽到好幾次,真不得不向上帝降服。我深知道,無論處境怎樣,上帝仍在,就在我身旁。

爸爸出院回家,有一夜,須再入醫院,他就摟住我說:「我一直有祈禱,一直為你們祈禱呀!」爸爸知道我很希望他信耶穌,他這樣說是向我表示,他其實心裡信上帝,不過沒告訴我罷了。

過了一段時間,爸爸被送入白普理善終院,每晚都要注射嗎啡止痛。我每晚為他祈禱,求上帝醫治,減輕他的痛苦。有時他因過於痛苦,或發惡夢,會發脾氣,不願意禱告。

感謝父親

二○○二年四月的一個晚上,爸爸又感到很痛。我說:「你睡吧,我為你祈禱好嗎?」平時他會昏睡過去,但那晚隔了十幾秒,又清醒過來,說:「阿哥(因我是長子,家人都這樣叫我),你是不是替我祈禱呀?」我心中突然有個感動,很想在禱告中感謝他。我第一次說了一大堆感謝的話:「感謝上帝,賜我一個好爸爸,他一直為這個家盡上自己的責任。我感謝爸爸在這段日子為我們打這場仗,並立下做父親的美好榜樣。謝謝爸爸為我們從小到大所做的一切... ...」我一一數算爸爸一生在我們家所作的,之後,以詩篇廿三篇結束禱告。

我感到爸爸緊緊握住我的手,是清醒的,完全聽到我的禱告,不是在昏迷狀態。禱告完畢,他的情況轉危,於是通知家人。就這樣,爸離開了我們,享年僅四十六歲。起初醫生說,他只有三個月生命。結果他活了兩年多。喪禮那天,我與親戚分享說:我很感恩,因現在天上有兩位父親在等著我。上帝知道爸那天晚上要離去,就感動我講了一番感謝爸爸的話,並且以詩篇廿三篇作結,讓他知道要回到天父那裡去。

媽媽是個很堅強的女人,至今仍未信耶穌。爸爸生病時,她仍很堅強,不覺得需要上帝。但我知道,主耶穌會拯救她。我曾與媽媽分享,爸爸再入醫院時曾說,一直為我們一家禱告,那當然是指離後,盼上帝照顧我們家庭。我對她說:「我的個子這麼小,長得不英俊,讀的是戲劇,真不容易找出路。爸爸去世時,我還有一年才畢業,家境實在困難;但是天父給我們豐富預備,基本生活上的開銷可以應付。後來我一畢業,便找到工作,雖然收入不高,做了一個暑假舞台劇。 九月一日 就加入香港無線電線廣播公司,每月都有不少工作,這全是上帝的恩典。爸爸為我們禱告,上帝憐憫,特別照顧我們。」

使人蒙福  

上帝很奇妙,我們人生有很多不如意事,但上帝可以把這些不如意的事化作福氣。我舉個例,在二○○五年初,公司有一位撰稿的同事被解僱,另一位與我合作做兒童節目的同事Jessica生病進醫院。我去醫院探望Jessica時,她已離開醫院,誰料我正要離去,一打開病房的門,倒迎面見到了被解僱的那位同事。我問她是否來看Jessica。她答,是看她媽媽。因她媽媽患了直腸癌,睡在Jessica床位的斜對面。  

真是禍不單行!可以想像,她的情緒十分低落,非常憂鬱。我問她,在照顧媽媽的事上,是否有困難?她很驚訝,怎麼我能體會她的處境?她說連男朋友和家人也沒法明白,只有她個人長期在媽媽身邊照顧。我告訴她,因我爸爸也是患了直腸癌,他於二○○二年去世。接著,我和她分享照顧爸爸時種種心靈掙扎,並鼓勵她。那一刻,她知道,她的路我已走過,她並不孤單;並且,那條路不是不能走過的。於是她得著鼓舞,漸漸振作起來。她說:「我還工作時,看見你真樂觀,和同事玩得很開心,心中很羨慕!當時我媽已患癌病,我很羨慕你那麼快樂。我想,為甚麼你可以整天嘻嘻哈哈?你一定有個很幸福的家庭。今天才知道,你爸也和我媽一樣!」  

我們曾有過的痛苦經歷,原來可以幫助、鼓舞傷心的人。這一位同事是基督徒,可是面對雙重的打擊,心靈不免軟弱。上帝就用我過去的痛苦給她打氣,安慰她。以後她就沒那麼消,積極和媽媽面對困難。  

這個故事還沒有完。她的媽媽也是基督徒,睡在Jessica的斜對面。她們教會天天有弟兄姊妹來看她,給她唱歌。Jessica在旁看了,也很感動,想到自己出身宣教士家庭,卻離開了上帝,於是決定回轉歸向上帝。這真奇妙,像一個三角形,幾方面都同得造就。讓我深刻體會「萬事互相效力,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」。雖然我們不知道上帝甚麼時候會用我們來祝福別人,但我親身經歷上帝多次用我的傷痛,叫別人蒙恩。

黃國凱採訪、整理)

『中國信徒佈道會』出版, 蒙允許轉載。」

Ng I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